水蜜桃视频福利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讲的就是完颜老爷子这种人。

宋真真往完颜老爷子身边挨了挨:“我听嘉泰讲,年轻的时候可威风了,是不是?”

完颜老爷子耸拉的眼皮子瞬间绷圆了:“那必须的,整个西亚谁不认得我完颜长青?连蒋家那个老鬼看见我,都得招呼我一声‘完颜大哥’。”

“是呀,以前那么辉煌,为什么现在会变得无人问津呢?”

“真真这样讲话真的很戳人窝子知道不?”完颜老太爷本来感觉还不错,从一线上退了下来,每天除了玩就是玩,虽然不如从前风光,但至少活的安逸,顺畅。

给她这么一讲,心里头忽然空落落的,好不是滋味。

“爷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伤疤,我只是想让再一次认清楚现实。”

“换个话题说好不好,别总叫我认清楚现实呀,我难道认得还不够清楚吗?”

见气氛已经烘托得差不多了,宋真真开始走入正题:“您知道吗?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时间,们创造出的那个时代已经被时间毫不留情的抛在了后面,现在大家只晓得目前站在前面的,比方说魏少雍啊,娄天钦啊,朴世勋这些……”

“我呸,他们算什么,我当年可比他们加起来都要吊的。”完颜老太爷愤愤不平道。

宋真真满眼同情:“可您再怎么吊,也都是过去式了。就跟我们明星一样,只要没有曝光率就等于没戏。”

(熳儿)的回忆

完颜老太爷沮丧不已:“是啊,都是过去的事了。”

“依我说,目前只是缺少一个平台,一个可以展现自己的平台。”

宋真真的这番话莫名的照亮了完颜老太爷眼中的晦暗。

他诧异不已:“什么意思?”

宋真真无比认真道:“我现在手里有个可以让观众重新认识的机会,要不要?”

“啥机会?”

“姜小米的公司开年会,而且要上传到网络上,只要过去当嘉宾,到时候,全国观众都会知道,您就是那个挖矿挖成西亚首富的矿产大王。”

完颜老太爷目光闪烁了几下后,慌忙摆手:“哎呀,这个不要了,我都几十年没上过电视了,搞不起来搞不起来。”

宋真真掏出电话:“既然这样,我就跟姜小米说,不去了。”

完颜老太爷把身体背过去:“不去不去。一大把年纪,哪里能经受得起这么大的折腾,还是在家喝喝茶,看看电视。”

“听说魏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挺牛的,干脆把这个名额让给魏爷爷好了。”

完颜老太爷蹭的一下转过脸:“说什么?”

宋真真不紧不慢道:“把机会让给魏爷爷啊?怎么了?”

完颜老太爷愤愤不平道:“我呸——凭什么让给他?”

小女人弱弱道:“可自己说不去的。”

“谁说我不去?年纪大了,矫情一下不行吗?”

宋真真摇了摇手机:“那……我说了哦,别到时候又反悔。”

“谁反悔谁孙子。”

“爷爷,还有件事得说明,但凡过去,都要表演个节目,行吗?”

“嗯?还要表演节目?”完颜老太爷眼中泄露出惊讶,似乎要打退堂鼓。

“我问问姜小米啊,等会儿。”

打完了电话,宋真真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爷爷,不好了,魏老爷子先一步,抢到了最后一个名额,还说要跳傣族舞呢。”

完颜老太爷蹭的一下站起来:“他都上了?”

宋真真惋惜的点头:“我电话打慢了。爷爷,要不您就在家看电视吧,一样的。”

别人倒也罢了,偏偏机会被魏家的人抢走,完颜老爷子感到心理严重不平衡。

“真真啊,跟小米那么熟悉,去说说,看能不能给我腾个位置?”

宋真真按捺住内心的雀跃,假装出为难的样子:“可您又不会什么才艺,过去了也没您的份。”

“谁说我不会?”

“您都会什么呀?”

说起自己的才艺,完颜老太爷表情瞬间变得倨傲起来:“我唱歌还拿过奖呢。”

宋真真惊愕不已:“您还会唱歌呢?”

“那是,年轻的时候谁没有两把刷子?告诉,我什么歌都能唱,流行的,古典的,戏曲……统统信手拈来。”

完颜嘉泰从楼上下来,听见老婆跟爷爷的对话,不禁感到好笑:“爷爷,可拉倒吧,我爸说五音不全!”

“他放屁!”

“别冲我喊,是我爸说的,要不找我爸去。”太子爷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冲老婆来了一记飞吻。

宋真真凌空抓过来,顺势回了一个吻给他。

太子爷抬高下巴,贪婪的在空气里嗅了嗅,仿佛要把宋真真抛来的飞吻全都吸进身体。

看见小两口隔空示爱,完颜老太爷满脸的鄙夷,有本事真刀真枪的来一场,搁我这个老头子面前秀恩爱,有意思没意思?

汪大海至今还没有消息,完颜嘉泰也不敢轻易碰宋真真,为了克制体内与日俱增的‘兽性’,就只能靠这些甜蜜的小游戏互动互动。

“爷爷要不给我唱一首?”宋真真提议道。

“现在?”

“当然啦。”宋真真怕他害羞,赶忙鼓励道:“没事儿,我跟嘉泰都是自己人。”

完颜老爷子慢吞吞的站起来,非常有仪式感的把衣服褶皱部分抹平:“我唱了啊,没有伴奏,们将就将就。”

完颜嘉泰把手搁在耳朵后面,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唱,我听着呢。”

完颜老太爷一开嗓,蹲在地上的建雄倏地扭头跑开了。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嗯嗯……咿呀……咿呀嘿呦嘿……”

“噗通——”

太子爷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脚一滑从楼梯上咕噜咕噜一路滚下来。

沉浸在歌曲中的完颜老太爷吓了一跳:“嘉泰——”

宋真真连忙跑过去搀扶丈夫:“没事吧?啊?摔到那里没有?”

完颜嘉泰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艰涩的问道:“爷爷……刚刚唱的那首歌叫《水鬼》对吧?”

“臭小子,什么水鬼,是水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