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app

青云峰外,飘起了一丝丝略带寒意的秋雨,今日已是九月初五,明天就是宗门大比,而大比之后就是青云剑阁,九门弟子入阁试炼的时候。

方世玉从黑市一步步向木峰走去,这一路他任凭秋雨打湿衣衫,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直到走到木峰脚下,看见远处立着一位身着白衣打着油纸伞的丽人,她手中还有一把伞。

方世玉埋头走到丽人身前,他抬起头,语气冷冽地问道:“你知道?”

丽人不语,只是把伞递给方世玉,方世玉一把将伞薅在地上,他歇斯底里地吼道:“你知道为何不告诉我?还是说你真的只是一个工具。陆瑶,你说话!”

方世玉捧着陆瑶的肩膀,陆瑶手中的伞滑落,她轻启朱唇道:“你是斗不过他们的!天下为棋,你我都只是棋子罢了!九天城中有人要拿方大牛,我身后的人也只是知道消息,但是我们没想到无双会亲自出手!”

方世玉听闻此言,他猛然抬起头看向陆瑶的红唇,在陆瑶惊诧的目光中,狠狠地吻了下去,这一吻霸道无边,这一吻肆无忌惮。

远处自然有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深情一吻之后,方世玉抱起陆瑶,脚下血气凝聚,直奔清水阁而去,一路上雨水纷飞,有个别弟子见此,纷纷惊呼出声。

“那是方世玉?他怀里抱着的是谁?”

“陆瑶仙子,是陆瑶仙子!”

“怪不得那一日,林峰师兄要与陆瑶仙子一战”

方世玉抱着陆瑶在雨中飞奔的消息很快飞向了各峰各脉,此时在一处瀑布下练剑的林峰也接到了这个消息,他手中的古剑轻颤了一下。林峰发髻散落,他对着那瀑布斩了一剑,这一剑让近百丈宽的瀑布断流数十息。

水峰应巧巧的居所,听到这个消息的应巧巧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眉宇间却生出了戾气:“路姐姐,非是妹妹无情,既然你喜欢那废物,我索性就让给你好了”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应巧巧将准备许久的符信拿了出来,这一次她不仅要摆脱婚约的桎梏,她更要让陆瑶身败名裂。发出符信后,应巧巧拿出姜天明送给她的那亏玉佩,轻轻地抚摸着:“天明哥哥,很快巧巧就能来到你身边了你放心我一定铲除那个废物”

而这一幕恰巧被小花看到,最近小花在应巧巧面前说了不少方世玉的坏话,还将小白的死归咎给方世玉,不知不觉中应巧巧已经将小花视为心腹,也不再瞒着小花。

“小姐,洗漱了!”

应巧巧笑着招手让小花过来,她与小花一阵低语,小花也跟着笑着回应。

“小姐,如此以来方世玉那魔头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那是当然,本小姐一出手,他哪里能挡得住,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哈哈”

小花皮笑肉不笑地跟着应巧巧笑着,但是此时她心中却是另一番想法:“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会阻止小姐的。”

清水阁后院。

方世玉抱着陆瑶来到后院静心阁,他一脚踹开房门,将陆瑶狠狠地丢在床上。

“撕拉!”衣衫尽去。

陆瑶看着眼前这个粗鲁的男人,方世玉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这一刻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像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男孩儿。他暴怒,他粗暴,他丝毫没有怜惜自己,陆瑶任凭方世玉发泄。

她明白那种绝望,明白那种身不由己的痛楚,或许用不了多久,没有用处的她也会被抽离青云峰吧。

这一次,没有庙音庵的秘药,有的只是方世玉肆无忌惮地狂纵,几经颠簸之后,方世玉清醒了过来。他看着遍体鳞伤地陆瑶,说了一句:“对不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陆瑶凄然一笑:“没有什么可对不起的,我在青云门一日,就一日是你的玩物,去哪儿都一样!”

方世玉瞳孔一缩,他戾气再次爬上眉头:“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陆瑶笑道:“希望吧!”

看着陆瑶的笑,方世玉没由来的一阵心疼,他抱了抱陆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相信我!”

陆瑶点了点头。

在陆瑶看来,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就像方世玉说爱她一样,她不信,虽然她不明白什么是爱,但是他感觉这个男人一直有什么东西横亘在他的心房。最起码,那无意间吼出的 “小美”让陆瑶心中一颤。

但是陆瑶没有说出来,有些事情她知道就好了,她也不会用身后的力量去追查小美是谁。当然陆瑶不知道,查了也是白查。

抱着眼前的丽人,方世玉知道自己有些对不起她,方大牛被绑走,他怒了,他怒自己无能为力,穿越一回依然如前世那般眼睁睁地看着兄弟离去。当她看到陆瑶时,他又怒了,前世小美也是这样一个角色。敌对势力派来的卧底,石头正是因为那一次为他挡枪而亡。

所以方世玉问陆瑶知不知道?陆瑶说她知道,那回答与前世别无二致。后来,小美又出卖了 他一回,老烟鬼死了,再后来,小美以自己中毒为代价又坑了他一回,那一次方世玉一枪崩掉了小美。

方世玉爱她,小美也爱方世玉,但是小美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她身后人的操控,方世玉自觉从未恨过小美。

但是当前世和今生所发生的事情巧妙重合时,方世玉发现内心深处那份所谓“义无反顾”地爱是假的,人心很复杂,爱也是这样。

但直到纵欲过后,看着遍体鳞伤的陆瑶,方世玉才明白,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他想通了,他终于迈过了心中的那一道儿坎。他是方世玉,但他又不是前世那个方世玉,今生他是方烈的儿子,是青云门的出恭废物,是身不由己地不知道的棋子。

当方世玉彻底接受了这种身份的转变时,脑海中前身残留的怨念,居然主动开始消散,大罗仙境内趴着浑球,好似也感受到了那微妙的变化。他感觉,方世玉的神魂更加精纯,意志力更加强悍。

与此同时,方世玉脑海中那枚若隐若现的血字神文,彻底勾勒了出来,这代表着不用浑球的帮助,他能主动调用这枚神文。

而一直困扰他的修为桎梏,也如轰然倒塌。

气血如虹!

真正的气血如虹,而被抱着的陆瑶也感受到了异样。

方世玉周身血气弥漫,那血气甚至带着淡淡地金光华,金色光华一照,陆瑶身上的一些伤痕,居然开始消散,和清风诀不同,陆瑶感觉那是另一种力量,一种源自人体本身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

这一刻,她那沉寂的心有了一丝跳动,“他能吗?他能向武祖那般横扫天下吗?”陆瑶有了一丝期待。

此刻的方世玉突破到了后天七重,炼血也已经大成,达到了气血如虹的地步,这一刻方世玉也不知道自己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但是他清楚一点自己又强大了,终有一日他会强大到如无双一般,然后超过无双。

突破后强大的力量感方世玉有些迷醉,但是仅仅一瞬间他却冷静了下来,此时的他远远还不够。

但眉间的愁容却散了开来,他露出了招牌笑容,他再次向陆瑶说道:“陆瑶,谢谢你!”

“对不起!”

“谢谢你!”

简单朴实的话语,陆瑶却没有在其他人那里听到过,她却从方世玉口中听到了真诚。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陆瑶,我知道那些人很强,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匍匐在我的脚下,别的保证我不想说,但是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相信我,我能陪你去世界之巅!”

“为什么相信你?”

陆瑶第一次问了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男人,天上地下最强的男人!”

方世玉夸张地说道。

陆瑶抚摸着方世玉的光头,笑道:“也就一般嘛!”

方世玉一听顿时怒了,他再次盖上被子,“好呀,我让你明白什么是最强!”

又是一番荒唐后,方世玉有些腰酸背痛,陆瑶却带着浅浅笑意看着他,此时已至下午。

“强吗?”陆瑶问道。

方世玉扯了扯嘴角,“果然前人诚不欺我天底唯有累死的牛”

方世玉立马转移话题:“那啥,你一直说‘我们’,我想知道‘我们’究竟是谁?”

“我说了可就是叛徒,或许会生不如死!”

方世玉心中一凛。

“我们一起扛!”

陆瑶笑着点了点头,这么多年来,她终于能吐露心声了。

“我是齐国人,我爹是齐国的国师,从小我就接受培训,杀手,潜伏,卧底,以及如何侍奉男人”

方世玉恍然大悟,怪不得食之入髓,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个道理。

“当然,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爹小时候就告诉我,要为天下百姓谋福祉,而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天下人!”

“好一个天下人!你确定他是亲爹?”

“不知道!也许是吧,爹说,天下人是天下人的天下,奈何九门无道,以仙道统御众生,仙道长生,攫取无度,所以我们要推翻九门,创建一个人人如龙的天下。”

“两年前,我被派往青云门,目的是收集情报,以及监视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你,一开始我如论如何也不相信武侯之子居然是这样一个废物,摸鱼打鸟,调戏小侍女,捉弄弟子。当然如今的我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你的伪装,或许你不想如此锋芒毕露,直到方侯战死,你才不得不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老实说,我们并不想你出事,因为你未来也许是一面旗帜,一面带领天下凡人反抗仙道的旗帜。”

“在武道未曾出现之前,众人绝无可能反抗九门,九门是天,是高高在上的仙,但是武祖却告诉世人,这世间本可以人人如龙,所以我们出现了。”

“那你们叫什么名字?”

“伐天盟!”

方世玉不自觉地笑出声,陆瑶瞪了他一眼,方世玉连忙说道:“好吧,名字虽然土,但是寓意深刻,你继续说。”

“但是后来,我们中的一些人变了,他们有的人暗中和九门勾结,美名其曰:从敌人内部瓦解。”

“对啊,这方法很正确啊!”

陆瑶摇头道:“但是修了仙,有了长生久视的可能,谁还想为那些凡夫俗子出头?”

方世玉恍然大悟:“阶级与阶级之间的矛盾只在于阶级转化之前,这世间终究是屁股决定了脑袋。但是,我不管他们怎么想,惹到了我,惹到我的爱人,那么这伐天盟就当烟消云散!”

“那黑市是谁掌控的?”

陆瑶想了想最后道:“九天城!”

“伐天盟!九天城!”

方世玉冷笑一声,看来所谓的下棋之人就是这两方势力了,但是他们下棋归下棋为什么要惹到他呢?

(本章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