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操美女的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严临到医院前台吩咐完对裴逸白的命令之后,即刻离开回去了。

父女两人没什么好说的,他也没有过问严一诺的意思,直接吩咐管家去安排婚礼的事情。

也是这个时候,徐利菁才知道,严一诺是真的要跟杜克结婚了。

“这,怎么会这么着急?”徐利菁顿时慌了。

这件事,严临甚至没怎么跟她商量过。

“早就决定的事情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将婚礼安排好。”

“可是……”徐利菁嗫嚅了许久,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严临事情多,对于妻子的疑惑并未怎么在意。

“就这样吧,杜克对她也是一往情深了,这样的条件打着灯笼都难找,人要懂得知足。”

说到最后,他眼角的余光竟然多看了徐利菁一眼。

不知道所谓的动作知足,到底是指的严一诺,还是指面前的她。

炫美草莓妹妹的香甜味道

严临说完这句话就立刻了,徐利菁则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

等严临走后,一直躲在楼梯口的严一诺直接下楼。

“妈。”她出声,打断了徐利菁的游神。

见面前娇俏的女儿,徐利菁满肚子愁苦,却只能勉强地点了点头。“刚才的话,都听到了?”

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面目看面前的女儿。

“对,他是真的钻进钱眼里了,难道我不是他的女儿吗?”严一诺看着严临离开的方向,满是怨恨地问。

否则,自己这个实打实的嫡女,还比不上外面的那个私生子?

“别这么说,爸他也……”徐利菁下意识为严临辩解。

“还要为他说好话?这都什么时候了?以为我嫁给那个杜克,真的是去享福吗?我不想嫁,不想被推入那个火坑,明白没有?”严一诺愤怒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咆哮道。

徐利菁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得到女儿这么大的抵触,更加手足无措。

严一诺知道母亲一向怯弱,否则也不会被她的父亲压得死死的。

她干脆将手从徐利菁的手中抽出,抿着唇往外走。“他都已经让管家最快安排婚事了,我若是坐以待毙,就等着求助无门。这件事我不会忍气吞声的,不能给我做主,我去找外公。”

严一诺的外公徐灿洋是旧金山市最有钱的华人企业家,已经在这里落户多年。

不过徐灿洋和徐夫人年纪已大,徐家的产业都交给他们的养子打理,而平时,徐利菁也不让女儿去打扰二老。

“什么?一诺,别冲动。”徐利菁一听严一诺要这样做,顿时更加慌了。

直接小跑过去,拉住严一诺的手,不让她走了。

“什么叫冲动?妈,这个算是冲动吗?外公在这边势力这么大,我为了这个事求他怎么了?为什么要拦着我?”

“外公外婆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就别惊动他们了。”徐利菁苦苦哀求。

“我不求他们,我还能求助谁?”一时间,严一诺苦从心来。

裴逸白那边,暂时不能指望,他对自己没意,她都快赶上腆着脸了,难道就这么嫁给杜克?

往常,她还会将母亲的话当一回事,但这一次严一诺无法忍了。

严一诺的大声质问,将徐利菁吼得一楞。

她的嘴唇颤抖了几下,眼圈顿时红了。

“我……我明白,我去跟外公说。”

“真的?什么时候?”

“现在,现在就去。”徐利菁双目无神,有些慌乱的样子。

“那我陪去,妈。”

“不用了,我会跟外公说的,放心。”徐利菁咬了咬牙,无论如何,她都会求得父亲帮这个忙的。

既然答应了严一诺,徐利菁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叫司机将自己送到娘家。

徐家的宅院是最高端的地段,其实真正住在这里的,不过是徐灿洋夫妇,他们的养子也不过是一周回来一次。

这天不是周末,只有徐灿洋和徐夫人。

佣人将徐利菁迎进去,徐夫人并没有出面,只有徐灿洋,看在旧情的份上出来了。

徐利菁红彤彤的眼圈被徐灿洋一览无余,他一席唐装,指着沙发让徐利菁坐下。

“爸……”徐利菁的叫了一句,眼泪夺眶而出,直接当着徐家佣人的面,在徐灿洋的面前跪下。

这个举动,不说是徐灿洋,就连徐家的佣人,都被吓到了。

“们先下去。”徐灿洋脸色一黑,吩咐佣人道。

没多久,客厅里的人走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徐利菁一个人跪在地上默默啜泣。

“这是做什么?要说话就好好说话,跪着像什么样子?”徐灿洋冷声呵斥。

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徐利菁更是痛哭出声音,摇着头呜咽道:“我知道我不该回来,为难们,妈甚至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了,我不对。可是,一诺也是们看着长大的,们曾经对她多么宠爱啊,现在严临要将一诺嫁给那个杜克,我没有办法,不能让他改变主意,只能厚着脸皮求爸了,我实在不忍心让一诺跳入那样的火坑。”

“什么?杜克?”徐灿洋凝眉。

徐利菁见他露出不满,知道心里,徐灿洋还是喜欢严一诺的,以前就他们的感情多好啊。

她连忙点头,解释道:“严临的意思,据说那个杜克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诺不愿意嫁给他。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爸,我求,帮帮一诺吧,过去是我不好,可是一诺是无辜的啊,她什么都不知道,还不停问我,为什么不让她来找外公。”

一提到这个,徐灿洋的表情便难看极了,而徐利菁的声音,也弱了下去。

这其中涉及到的,是他们两人的矛盾,她知道多提的话,只会让徐灿洋更加反感。

“爸……”徐利菁不敢再哭,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句。

徐灿洋寒着脸叫起:“跪着做什么?给我起来。”

“是……是。”徐利菁连忙爬起来,徐灿洋却指着大门口的地方,“没事的话,可以回去了。”

并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徐利菁顿时呆若木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