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应用网站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方世玉总想做个好人,哪怕明面上装的也行,可是你们怎么总是来欺负我呢!唉”

看着一众结拜兄弟金兰匆忙离去的身影,方世玉摇了摇头。

“少爷,这些都是些废东西,不值钱!”

方世玉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我当然知道不值钱!行了,这些你留着,到时候看着办吧!”

“好!少爷俺的意思是说他们手里的宝剑,宝贝很值钱,要不要像次一样追出去都抢回来,而且俺看那几个女子不错,屁股也大,少爷肯定喜欢。”

方世玉以手扶额,他不知道方大牛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曾经那个憨厚老实的方大牛去哪儿了,抢?那些都是真传弟子,背后有筑基师傅的人,还真以为是朱云骥那种软柿子啊!

“方大牛!”方世玉陡然提高了声线。

方大牛眼冒贼光的道:“大牛在!”方大牛以为少爷要下命令去拿人了,经过上次金峰那一役,方大牛的胆子不知不觉的也大了起来,以前他还担心为少爷惹祸,但是现在看来少爷本事大着呢。而且少爷欠了足足四万块灵石,最近黑市那边武器宝物又十分紧销,方大牛觉得抢了那些人,债务也能还上一些。

“你,过来!”

方大牛老实巴交地走了过去,谁知方世玉却给了他一个爆栗。

“我让你抢,我让你抢!我方家乃是名门正派,怎么能抢劫了,要抢也不能正大光明的抢,记住了吗?”

“少爷,大牛记住了。但俺若是没记错的话,老爷曾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

偷拍居家18岁少女半熟身体小诱惑

“什么话?”

“老爷说,抢来的枣儿更甜!”

方世玉有些无语,感情他方家是有这个基因的啊!

此时被赶出清水阁的一众木峰真传弟子汇聚一堂。

“他方世玉怎么敢?此时不求我们的庇护,到时候进入剑阁中,有他好受的!”

“谁让人家有个厉害的仆从呢?我看算了吧!”

“仆从厉害有什么用,仆从又不能进入剑阁。不行,这口气我忍不下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林峰倒是站在一旁木然不语,他转头看向一旁的美人痣师妹。

“路师妹你怎么看?”

陆瑶神情有些恍惚,好似在想之前方大牛动手时风姿卓越的身影,她顿了顿回眸浅浅一笑,这一笑却是让林峰看得有些痴了。

“林师兄怎么看,师妹就怎么看,师妹原本就不同意去坑方真传,好歹他也是我等的结拜兄弟不是!”

林峰点了点头,其实用垃圾符篆去坑新人这是一直以来的规矩,虽然方世玉不算是新人,但是他重登木峰,又大宴三天,大家心中都觉得这家伙如今是个大款。而今青云剑阁即将开启,对方怎么的也得给几分面子。

谁知道那家伙这么狠,不仅抢了他们的东西,还将他们打了出来。如今也算是恶了对方,好在众人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修为精湛也不是朱云浪那种靠灵石堆起来的废物,所以也不算太怕方世玉。

林峰倒是觉得这样也算好事,否者到时候木峰峰主强行要求他们去保护这个废物,那么剑阁之行,少不了一番麻烦。

林峰顿了顿,接着说道:“诸位此事无需再提,此次剑阁之行的重要性,我想诸位都心知肚明。我木峰向来人丁单薄,本想拉他方世玉一把,他不识好歹,那就不用管他。听闻此次内门弟子也可入内,我等不如一同前去内门大比的地方招揽些好手?”

“林师兄说得极是,同去,同去!”

众人纷纷应和,林峰的目光却落在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陆瑶身上,陆瑶浅笑盈盈轻轻点头,算是应下。

就在木峰弟子们相约一起去拉拢内门弟子时,其余各峰也有类似的表态。金峰以邱剑为首,水峰以李飘雪为首,火峰火烈,土峰则是钱富贵的小弟子钱通宝,他大弟子已经成了筑基倒是失去了此次入阁的资格。

综合来看,木峰确实最弱,毕竟林峰也不过只是练气九层,但是其余各峰弟子却没有小看他,因为他是一名纯粹的剑修。

当然这些方世玉并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他也无瑕操心,眼看入剑阁的日子越来越近,方世玉的首要目标就是彻底完成练血境的修行,到时候进入剑阁中才有自保的实力,

“若是能将方大牛带进去就好了,只要有他在,寻常的练气巅峰应该也不该为难我。他只是我仆从,论身份与杂役无差!噫,上次李飘雪不是让方大牛拜谁火峰长老为师吗?我这就去找他,不说真传弟子,弄一个内门弟子的名号也行。到时候参加内门大比,夺得入阁名额”

方世玉说干就干,立马让方大牛准备拜师。

“少爷,大牛说过不会离开少爷的!”

“我让你拜师就是能够和我一起进入剑阁!此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去准备些礼物,算了,我清水阁穷,你把刚才抢来的那些垃圾符篆带上,去找侍女们缝一个精美的盒子。去,速度要快!”

方大牛不情不愿地去完成少爷交给他的任务,在他想来,拜师有什么用,难不成这青云门还有谁比他的武道修为高?他没有告诉少爷,他这些日子马上就能突破到十一重了,距离后天武者巅峰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半个时辰后,方大牛安排了妥当,方世玉让侍女给方大牛弄了一身得体的衣裳,一人一仆提着个礼盒大摇大摆的向火峰走去。

要知道历经金峰撒钱,清水阁大宴,方世玉可是变成了整个宗门的名人,这一次他们去火峰,不需要撒钱,也有不少人跟着。有人隔空和方世玉打着招呼,还有人远远地吊着想看热闹。

“方真传,你这是去哪儿?”

白讪讪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这些日子他有些心累,就连上次方世玉大宴他都没有去吃喝,家里传来消息说,他哥回家结婚了,他得顶上去,成为木峰的栋梁。之前木峰的大师兄乃是他堂哥白翩翩,如今白家无人可用,居然准备把他这个咸鱼扶上去。

所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闭关苦修,期待着能够突破练气十重,这一次他来火峰是想求一柄筑基飞剑的胚胎,这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但是现在得到了家族的资助,他也有了那个资本来求一把飞剑胚胎。

火峰人人都哭穷,事实上火峰每一年的收入都不少,宗门大半的修真器物都出自火峰,奈何火峰的人脾气又臭又硬,炼器跟打仗似的,据说盯上了某件宝物一定要打造出来,为此火峰上下投入了无尽资源。

火峰自己人说“此物一经出世,屠金丹如屠狗!”

但是除了火峰的人,谁信啊?谁信谁就是傻子。

方世玉准头看向白讪讪,他发现自己和这小子颇有缘分,但是他总觉得这人和某人有些相似。方世玉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你与白翩翩是何关系?”

白讪讪看了看左右,他心中警惕:“他怎么知道的?”

方世玉冷眼笑道:“快说,不说我让方大牛打死你!”

“方真传,何必呢?老实说,这事儿整个宗门知道的都不多,白翩翩其实是我哥!”

“大牛,把他打个半死,等以后有机会再找那混沌算账!”方世玉对着身后穿着大红大紫的方大牛说道。

方大牛动了动手脚,发现衣服居然被撕裂了,他早就说过这衣服不合身,他还是喜欢穿以前那身亚麻短打,谁知道少爷非要让他穿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体面的衣服,这不,现在一动手不就体面了吧!

当然吐槽归吐槽,方大牛还是将白讪讪捉了过来,他没真打。

“大牛兄,方真传别打,别打!他是我堂哥,不是亲的。话说,方真传你和我堂哥究竟有何恩恩怨怨啊?”

方世玉咬牙切齿地说道:“夺妻之恨!”

白讪讪却是一愣,什么?夺妻之恨,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方世玉懒得解释,他看着左右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想继续闹腾,从怀中拿出那枚他大爷送给他的“火”令,大摇大摆的向山上走去。

与金峰不同的是,火峰到处布满了禁制,是因为火峰下牵引了地火,走到半山腰,方世玉就感觉难受,就好像置身于沙漠中一样。

但当他把“火”字令贴在胸前时,那股燥热的劲儿头却消散得无影无踪,方世玉心道:“这玩意儿,还是个宝物?”

他带着方大牛一路向火焚长老的锻造洞走去,一路上也有火峰执勤弟子,这些弟子主要是用来预防地火发作的。常言到,水火无情,相比起水,火有时候更难控制,执勤弟子们一个个手持火峰制式武器离火剑,一边用体内灵力控制着飞剑压制火力,一边让飞剑在火中祭炼。

事实上这也是火峰弟子修炼的一种方式,当他们的飞剑胚胎被炼得无瑕时,踏入筑基境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方世玉好奇地打量着这一切,火峰的弟子们也没有管他们,只要不打扰他们,他们也懒得搭理,每日来火峰求器的人不少,难不成他们还要一一问候,那岂不是得累成狗。

就这样,方世玉一路看着沿途的风景,在好心弟子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了火焚长老的洞口。只是当他们准备靠近时,“轰!”火焚长老的炼器洞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洞口外的山石炸裂,好在一道道火红色的禁制亮起,那些碎裂的山石居然被“憋”了回去。对,方世玉没有看错就像视频倒放一样被憋了回去。

此时,烟雾弥漫的洞中走出一个头发被炸成烟花,满脸是灰的狼狈老头儿。

“他娘的,都怪你们,你看,就是因为你们走路的频率惊扰到了我即将出炉的宝贝,你们陪老夫,否者老夫就打死你们。”

那老头儿凶神恶煞,好不唬人,一身筑基修为展现的淋漓极致。

方世玉强装镇定拱手问道:“敢问这位前辈可是火焚火大长老!”

“是又怎么样?老子现在是真火大。”

方世玉一听,立马一拍方大牛的脑袋。

“咚咚!”

方大牛双手捧着礼盒,跪地磕下几个头,他这一辈子拜天拜地,拜方家列祖列宗,就是从未拜过外人。但是为了少爷,他方大牛决定豁出去了。

要是方世玉知道此时方大牛的想法,一定一脚踹去过,“老子天天磕头都没说话,你就磕几个算个浑球!”

方大牛不情不愿地口呼:“师傅请收下徒儿!”

火焚一脸疑惑,他接过包装还算精美的礼盒,只是一开礼盒却是一通乱骂,里面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就这,好意思当拜师礼?

骂完后火焚打量着咯吱衣服已经炸开的方大牛,这才想起来,“你是方大牛?”

“正是!”

“之前老夫叫你来,你为什么不来?”

不等方大牛说话,方世玉答道:“大牛他最近沉迷武道”

“闭嘴,没让你说!”

方世玉默默地掏出“火”令,他大爷说过,这令牌搁在火峰很有用。

果不其然火焚一看,一把夺了过去。

“你们两个小子,滚进来吧!”

(本章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