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官方网页下载

【 .】,精彩免费!

见慕梓灵对待龙孝羽竟是这样一副高傲的姿态,月玲珑握紧了袖下的拳头,恨不得上前拍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贱人。

这小贱人此刻的言行,好像和她白日里和苏文成刻意演的那一段形成鲜明的对比了。

更好像,她的精心策划,此刻在她面前就是讽刺,就是哗众取宠,就是可笑至极!

这简直是一向自命清高的月玲珑所不能忍的。

完全受不了慕梓灵这样一副面对龙孝羽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模样,月玲珑美目微闪,眼底闪过一丝愤恨,她欲要出声。

只可惜,不管是于慕梓灵,还是于龙孝羽来说,月玲珑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隐形人。

月玲珑还未来得及开口——

只见不是被慕梓灵无视,就是被冷脸对待的龙孝羽,此刻非但没有一丝不悦,反而还对慕梓灵充满了耐心。

龙孝羽哪里会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在赌气?

于是,为了避免他的小女人赌气会给自己气坏身子,龙孝羽舔着脸,又凑上去。

谁知,龙孝羽还没靠近,慕梓灵就一把推开了他,煞有介事地说:“离远点,这里有一股要腐烂的白莲味,不知道吗?”

街拍小炎辣妹秀丽又迷人

月玲珑近在咫尺,而现在她的心肯定是被搅得糜烂不堪,可不是要发臭了?

这恶臭可是由心而发,臭不可言!

不过最让慕梓灵佩服的还是,不管她如何刺激月玲珑,她竟然都能收放自如,掩饰得十分自然。

就好比此刻——

几乎是秒懂慕梓灵在指桑骂槐,月玲珑嘴里一口牙龈几乎要咬碎,面上却还挤出了一抹笑:“慕姑娘真爱说笑,这里环境幽雅,空气也是难得一见的好,又怎么会有味道?”

慕梓灵笑容淡淡地看着她,不置可否。

越是看慕梓灵这样风轻云淡的暗讽她,月玲珑越是挂不住脸,她的嘴角微微扯起:“既是如此,慕姑娘也不必这般刻意避开此地了,对吗?”

“可别误会……”慕梓灵摊了摊手,淡淡解释道:“我这人吧,心眼小得很,就是不喜欢我家夫君离我以外的女人太近,也是女人,我想应该懂的。”

闻言,龙孝羽的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如星辰般闪耀的亮光。

这样的她,他好喜欢,好稀罕!

因为如此,就表示他在她心里是专属的存在,她很在意他。

龙孝羽深情款款地看着身前这个让他爱极了的小女人。

似有所感,慕梓灵转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然而,深陷情网的龙孝羽一点都不在乎,越看越爱。

而此时听了慕梓灵的话,月玲珑一贯能保持得自然无波的容颜,此刻渐渐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痕,似乎只要慕梓灵再随意一点拨,就能将其炸开。

然而,慕梓灵已经不屑了。

要知道,已经完全可以赶上“话精”称号的她,此刻可以有数不尽的话让一向自视甚高的月玲珑无地自容,但是现在她懒得在月玲珑身上再浪费口水了。

要知道,她和月玲珑之间的恩怨敌忾,可不是仅凭几句话就能解决的,点到为止就行。

亦要知道,月玲珑的心计和城府没这么容易被击溃,今天这也算是第一次交锋了。

这朵白莲花记她一尺,那她便还她一丈。

通常礼尚往来也需要时间,如果一下子就还清了,那倒显得非常没诚意,还特不痛快!

这个时候,慕梓灵已经拉着龙孝羽就要走了。

“殿下……”见龙孝羽就这么和慕梓灵走了,月玲珑顾盼婉转之际,媚于语言,似乎欲言又止:“如今我回了陇月宫,恐怕到时不能那么容易脱身……”

月玲珑的意思很清楚,她也知道龙孝羽会懂。

不过,她之所以这么说,最主要的还是,她看不得慕梓灵这小贱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眼前这个男人不可一世,权势滔天,实力莫测,拥有得天独厚的强大能力,世间哪个女子不爱?

这几年来,敢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子多觊觎他一眼的女子,哪个不是在她一手操控下意外消失了?唯独慕梓灵。

这个小贱人,凭什么值得龙孝羽待她那般好?这也就算了,她竟然还不识抬举,愈发得寸进尺。

月玲珑心中极为不甘!

身后不期然又传来月玲珑我见犹怜的娇柔声音,慕梓灵顿下脚步,拉着龙孝羽的手紧了紧,又紧了紧。

与此同时——

龙孝羽剑眉微动,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要再被这么紧握下去,那骨节都要碎了。

不由地,龙孝羽心中闪过一丝纳闷。

他的小女人力

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然而,虽是吃疼十分,但龙孝羽也没想着抽回手。

因为一旦抽开,本来没有的事情,就会变大条了,更若想要再被她牵上那可难了。

到了最后,甚至还怕慕梓灵会突然松开,龙孝羽被握得生疼的手还在慕梓灵的大力道下,硬生生换了个姿势,直接和她十指紧扣。

慕梓灵感觉到龙孝羽手中的小动作,冷哼一声,想都不想直接要甩开。

可是,甩不开了。

慕梓灵蓦地抬头,气呼呼地瞪着龙孝羽。

还没等慕梓灵说什么,身后月玲珑的声音再度传来:“殿下……”

慕梓灵幽幽转头,看了月玲珑一眼,继而又看向龙孝羽,状似嘲讽般地提醒道:“哟,殿下,没听见人家一直在叫呢?”

龙孝羽不紧不慢地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低头闻了闻,薄凉的唇在她耳畔吐着热气:“我的慕慕好酸……”

竟然说她吃醋?

慕梓灵不服气地咬牙,毫不犹豫地抬脚,又重重给龙孝羽另一只鞋上印了个鞋印,直接又凑成一对了。

龙孝羽温柔地刮了刮慕梓灵秀美的鼻子,失笑道:“傻慕慕,一缸的醋都要让溢出来了。”

“胡说八道什么!”慕梓灵佯怒,随后嘴角冷冷勾起,泛起一抹轻笑:“倒是殿下您啊……您这是要让人家久等吗?”

“管别人做什么?”龙孝羽又爱不释手地捏捏她的鼻子,开口的声音温润而又低沉,隐隐弥漫着一丝浓宠:“我的慕慕最重要了,要是惹她生气,可能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言下之意,他根本就没打算去回应月玲珑,更没将她的话当回事。

其实慕梓灵不知道的是,从她一出现,龙孝羽就一心专注在她身上。

不论他是目光,还是他的心都随着她的言行举止,转而转。

“懒得理!”慕梓灵暗哼一声,不想再搭理这个不正经的妖孽。

身后的月玲珑离他们并不远,自是见到和听到两人在打情骂俏,侬我侬。

无疑,这样扎心扎肺的一幕,又是让月玲珑一番疯狂嫉妒。

本来她还以为自己能最后扳回一局,可谁曾想,适得其反了。

听了龙孝羽最后的话,月玲珑的身体晃了晃,好不容易又建立的一丝希望,瞬间又土崩瓦解。

似乎她精心为慕梓灵布置的一切,可结果都加之在她身上,好像到了最后她才是被抛弃的那个。

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从未被拥有,又何来抛弃之说?

月玲珑暗暗自嘲地笑了笑,一双阴毒的美目,宛若啐了毒汁,死死盯着慕梓灵的的后背。

她不甘心!她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弃,绝对!

此刻月玲珑也算是知道了,果真如慕梓灵说的一样,她根本就不在乎龙孝羽和谁在一起。

也就是说,她近来和苏文成特意演的戏,在慕梓灵面前就是跳梁小丑,辛苦演了一场,却没有任何作用……

正在这个时候,树林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只见几日前想跟着上渺雾峰,却被龙孝羽一个淡淡的眼神扼杀在六合院的龙孝泽和青凌从树林里窜了出来。

青凌一眼就看到了慕梓灵,正打算挥手打招呼,却同是又看到站在慕梓灵他们身后的月玲珑。

不由地,青凌朝天翻了个白眼,撇撇嘴:“怎么又是那朵讨人厌的白莲花!”

相比青凌的鄙夷,龙孝泽摸着下巴,眼底闪了一丝八卦。

只见他用手肘碰了碰青凌,低低呢喃道:“小师妹,不觉得他们在那里一站,好像那啥……我们是不是来晚了,错过了什么?”

一下就明白龙孝泽的欲言又止,青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什么眼神?”

随后,她看向湖边的月玲珑,满是不屑地“嗤”了一声:“那月玲珑是松花蛋滚下称好不好?”

“松花蛋滚下称?”龙孝泽重复一句,眨眨眼,很不解:“松花蛋和那女人有什么关系?”

青凌挑了挑眉,理所当然地反问:“想啊,那白莲花若要和嫂子抢师兄,不得先掂掂自己几斤几两?她怎么都不配!”

闻言,龙孝泽点了点头,同时又怀疑道:“小师妹,我看一点都不像藏在深山大林的小丫头,怎么什么都懂呀?”

其实对于这一点,龙孝泽老早就开始怀疑了。

这个小师妹常年呆在山上,这也才下山多久呀?非但没有一点不谙世事,更简直都比他这个满世界混的龙小爷都懂得多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