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黄瓜视频app在线观看

“你堂堂云氏小公子,吓到你?”

木婉儿打趣着,云霄闻言得意的抬起下巴。

戏谑看着云霄得意的小表情,木婉儿说说到一半突然话锋一转,她说:“哎,我是被吓到了。

希望你堂堂云氏小公子胆子够大,男子汉大丈夫,可别像我一样~”云霄:等等?

云霄瞪大眼错愕看着木婉儿,木婉儿都被吓到了?

木塔氏和云氏同是传承上万年的古老氏族,能吓到木婉儿的,是什么身份?

云霄又惊又好奇,心底痒痒的,拉着木婉儿脚下生风急匆匆的赶向藏书阁。

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君九和墨无越的身份!哪怕会被吓到,他也想知道!藏书阁大门前。

君九和墨无越刚被长老亲自送到门外,不一会儿,云霄和木婉儿赶过来了。

看到君九他们,云霄和木婉儿纷纷打招呼。

要坦白身份肯定不能在藏书阁门口说。

黑色头纱红唇美女如打破魔咒的黑色天使

云霄早就准备好了,就在藏书阁附近的一座宫殿里,清空了宫殿只有他们四个人。

拂袖一挥,灵力化作风把窗户殿门都关上,又落下屏障禁制人偷听窥视。

全部做完了,云霄这才扭头回来。

君九、墨无越和木婉儿围坐一圈,给云霄留了个位置,此时木婉儿正在煮茶倒茶。

唯独给云霄斟酒一杯,君九鼻翼嗅了嗅,围着酒香很烈。

瞧见君九看过来,木婉儿委婉的解释道:“壮壮胆,免得有人腿软了。”

噗呲!君九乐了,收回目光又看向墨无越,忍俊不禁眼底都是笑意。

无越有这么吓人吗?

君九和越公子有这么吓人吗?

云霄看着面前的酒杯,也是这么想的。

至于要给他喝酒,酒壮人胆吗?

心底腹诽困惑,但云霄还是没有拒绝木婉儿,取下面具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云霄皱了皱眉头,这酒可真烈啊,还好高阶修士不会轻易醉酒,他也有解酒丹备着。

酒也喝了,心理活动也做了。

云霄放下酒杯轻咳一声,抬头眼巴巴的看着君九和墨无越,开口:“那个,现在可以说了吧?”

“可以,先说我吧。”

君九伸手摘下斗篷,勾唇浅笑道。

手中把玩着精致的紫砂茶杯,君九勾唇浅笑看着云霄,后者眼睛睁大,耳朵也竖起来了,全神贯注就等她说下去。

眼底的笑意深了深,君九说道:“君九是真名,我自上三重来,才来神域不久。”

什么!云霄惊讶极了,脱口而出:“君九你从上三重来的?

怎么可能。

不是都说上三重被吞荒兽影响,上三重三座大陆都被封印了,进不去也出不来吗?

君九你是之前来的吧?”

“不,之后来的。”

君九回答。

云霄眼睛瞪的大大的,之后来的?

怎么来的!“这个嘛,就得问他了。”

君九嘴角的弧度弯了弯,眼眸含笑看向墨无越,冲他使了使眼色。

云霄也立马顺着君九看向墨无越,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

墨无越要解开斗篷了吧!认识这么久,他只见过君九的容貌,倾国倾城,美的世间绝无仅有。

君九这么美,云霄不由羡慕墨无越,能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

然后又心生好奇,墨无越长什么样子?

至少要非常英俊,才配得上君九的花容月貌吧!如云霄所愿,墨无越伸出手,终于在他面前取下了斗篷的帽子,露出那张妖孽绝世,祸水得只需要一眼,就能瞬间夺去人呼吸与心跳的脸。

何为妖孽?

美到了极致,不似人。

妖孽,又美又祸水,也危险慑人。

云霄呆滞的看着墨无越,眼眶里瞳孔颤抖着,云霄从墨无越的一头银发,再到墨无越的银眉,再到金眸……上上下下的看了几眼,云霄心跳都停止了。

木婉儿也同样。

虽然她已见过墨无越的脸,但不管多少次,仍被妖孽美得丢了魂。

如果他不是邪帝暴君,仅凭这张脸就能引得神域为他轰动,为他争夺起来。

但他是邪帝暴君,什么心思都得瞬间熄灭了,统统掐死在摇篮里。

美人的美,如君九那是倾城绝世,美的心动沉醉的。

妖孽的美,那是多看一眼就得要命。

木婉儿先回过神,她立马看向云霄,见云霄还呆呆傻傻的盯着墨无越看。

木婉儿急忙偷偷弹指过去,灵力打在云霄腿上,云霄痛的哆嗦一下,心跳重新跳动,终于回过神。

回过神第一件事,云霄伸手拦在墨无越面前,“停!你先不要说你是谁。”

墨无越金眸闪了闪,邪佞勾唇看着云霄,看他要搞什么?

君九和木婉儿也看向云霄,只见云霄抱着头深吸两口气,才做出决定。

他盯着墨无越,斟酌言语开口问道:“我问你答。

你不会也是从上三重来的吧?”

“对。”

嘶——倒吸口气,云霄又问:“那你跟那位邪帝有什么关系吗?

比如亲戚,兄弟什么的。”

闻言,墨无越金眸冷冷看云霄的眼神瞬间多了点别的意思,如同在看一个傻子。

墨无越回他,“我就是本尊。”

“不可能!”

云霄直接蹦起来了,他难以置信瞪着墨无越说道:“不可能!邪帝从来不会遮掩自己的身份,走到哪儿,打到哪儿,拦路者死。

邪帝也没那么好脾气,肯搭理我们这种凡夫俗子。”

“最重要的一点,神域人人都知道,邪帝向来不喜有人亲近。

男女都不行,曾经打过主意的,最惨的灭族。

而你有未婚妻,有君九,你怎么可能是邪帝?”

墨无越:……君九:……木婉儿:很有道理,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

殿中安静下来,只听云霄的喘息声。

最终还是君九噗呲一笑,打破了安静到有些压抑的氛围,君九笑着促狭的看着墨无越。

最重要的一点,神域人人都知道墨无越是单身龙。

一朝脱单,都不信他是本尊了。

墨无越都无语了。

不信?

随便你信不信,反正他说了。

木婉儿敏锐觉察到墨无越的眼神有点冷,连忙冲云霄使眼色:“云霄,这位真是邪帝本尊!”

云霄不信,云霄盯着君九,又惊恐又迫切的求证。

君九肯定不会骗他!

标签